墨狐浅浅浅浅浅!

“花开半生来年夏。”

墨狐Eldrida.唐浅
全职/国动小战士,过激角色吹
近期↓
双雄only/伽小开卡max
一个玩手机的老年咸鱼。

这两天可能会不务正业然后出现很多的开宝相关碎碎念。
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我这边来讲入坑太晚,所以和很多前辈们观点不同吧,而且就…唉。

摸鱼-3
伽小主场。

第十一季真他妈好看啊…!!!!!…!!!!!!

晚上的摸鱼-1
开心主场(。

半夜腿个鱼刺激一下(????

蹲点等11季。x

不要吧我本来打tag就是伽小,碎碎念的cp脑不可以吗,角色理解我可没那个文学底蕴写出来哦。

而且,我是小伽小,cp脑吹,过激小心亲妈粉。

cp脑啊…!!!!!!
我就是想看他俩谈恋爱啊????????

我就是cp脑,不爽不要看,转发我的碎碎念然后反驳我一大堆,你怕不是闲得慌。

双雄相关碎碎念

双雄是什么样的存在?
…。

结婚吧!!

咳咳有敏感词我慢慢编辑添加【。】



子供的设定和年龄这边让很多人对开宝产生低龄的认知,自然而然觉得角色是可爱的那种样子,而且二头身更是“啊好可爱——”

反正我也说不出什么理解,但官方对整个故事中的角色塑造都让我很…怎么说呢,很震撼吧。
不是简单的正义或是什么活泼开朗抑或是高冷面瘫,既然是双雄那我就简单吹一下他俩。…



先是小心这边

小心超人在第一部的设定里因为出场太少,最明显的特点就是重感情。

被激活后因为黑宝石的这种身份,对激活他的大小怪是完全服从的,因为作为激活怪兽而使用的次数太多,导致了有些沉默寡言,但结束的时候那个恶心帅性格似乎和话少不搭(?)

有一点我想说的是,就是小心超人的争强好胜这个心理,虽然他不像花心超人一样那么爱出风头,但他也是像正常孩子一样,他会想争第一,因为你看在开头的时候可能一大块的影响吧,他在跟花心超人拼速度。(。而且很放飞自我(。

还有一个就是我真的很喜欢一个地方就是小心超人就开始的设定是因为它作为激活怪兽的黑宝石。他其实已经是就是——怎么说可能是官方可能跟后期确定是不大一样x。小心在那次他在跟花心超人拼速度的时候,面前有个餐厅是挡路的,然后是一横叉路口,花心是那个强行扭了车头是侧过去的,但是小心的机车突然就是出现了他的那个眼睛那个,那个能量的莹绿色眼睛是突然出现的,出现之后就代表了这是他的本体在操作,可以这么理解一下。

然后就带着几车直接冲就是直接撞过去了。而且就是丝毫没有减速的那种狠狠地冲了过去。穿墙而入,穿墙而出,甚至是说,那个就是完全不在意自己到底毁了多少建筑只是为了冲的快。直线距离是最快的,也这也是他的目标,只要往前冲就可以了,那种样子。


但在看到前方的阿婆那时候,明知强行刹车对机体的损伤以及可能发生的报废危机,却还是执拗地翻了车(。),不让自己撞到对方。哪怕这带给他的是对机车来讲毁灭性的打击。

最开始就开始心疼小心也是因为这个地方,他在为了让老奶奶不受伤就直接让自己翻车,翻车之后他的车是损坏的,然后你看那个电流噼啪的那个状态()而这个时候大大怪还在斥责他,毕竟大大怪就是一个在外星人,对于星球的人生命是不用在乎的。

所以他对于小心的机车这种你在那个跟别人比拼的时候却突然停下来,这就是是很生气的。←更何况他眼里的小心就是一辆作为工具的摩托车而已。但是对于小心来说,他并没有确定自己的归宿,他只是在遵遵守自己的命令是去疾驰,但是他真的是很.真的是很可爱一个孩子就是他那个绝对不会让那种无辜的人受伤这个心理。

刚才说的应该是关心老奶奶那边,重感情的这种主要还是在宅博士那里。博士作为一个科学家…虽然我觉得这应该算是机械专精,出于他自身的习惯嘛就是忍不住晚上回来想要修好小心的机车,“修一修还能用”,并不是坏了就需要被抛弃这样。

在被修好的这一瞬间,嗯,怎么说呢。就是小心和开心,他们不一样嘛。开心他们是被安放机械石之后并没有出现自己的思维,而是要等到激活之后,他的机器人机体被激活他才是整个被激活。小心就是作为机器人的机体被激活之前,他的就已经出现了那种人格,但只能是作为普通的黑宝石机车存在在这里。

而等到宅博士修好他,之后它嗯不是那个,那个,那个电缆吧,应该是那个路灯那个电缆砸在了小心身上。嗯,小心然后就因为这个让自己激活出了机器人机体,也因此是产生了他的机车侠状态。

但因为是作为黑宝石的存在嘛,他被激活成机车侠之后还是要去按照大小怪的命令去行事,但她还是那个在临走之前把宅博士很小心翼翼的放在路边。(。
他好可爱我靠(。

所以说还有一点就是宅博士真的是对小心超人影响最大的人吧,我觉得就是前期这边,因为他是相当于小心超人在机车报废后是宅博士给了他的这种第二次生命一样。
所以他在有的地方是跟博士很像的,包括看后期那个那里就是第十季音乐前传那里,博士那个你不是坏人就这种,在侠义双雄那里小心超人也是对伽罗说过说过你不是坏人,就是小心的性格真的是很大一部分继承了宅博士,尽管沉默寡言但是在关心别人的这方面真的很像博士,但他会不说出来。

不知道该说大大怪是那种心太大,还是因为他对小小怪的过分信任和他对小心的那个没什么在意的感觉,就灰心星球的那个汽油,寄给大大怪的时候,邮费到付嘛但他就直接一枪崩了邮差然后不说是自己干的(。默默的就henhsgaksgosjqohz

他怎么那么好!!!!!不对先不能爆,先吹完(。

在接受命令铲除超人后,发现是博士之后直接就冲过来拦住那个跑车王的攻击(。对于防备心理这种也是,开心一凑过去,分明是在感谢小心但他直接冷着脸一激光,然后对博士“嗨,我是小心超人。”
↑恶心帅也好棒啊!!!!(你干嘛

…不得了了吹过头了这才刚出场第一集…?????


那我就后续简单吹吧…。

因为字数太多了,我就直接简单说一下,我这边的那个对他的理解吧…在针对那个原剧集的话,感觉自己可能要说不完了。

就是像小小怪说的小心超人,其实什么都懂的,不说出来,而是把自己内心的几乎是全部的情绪都是关在心里。

 

哦这个这个也是吹双雄的,就赶紧吹下伽罗。

 

伽罗是唯一一个能走进小心超人心里的人,这种应该也是说了很多遍的伽小关系了。但是有一点,我其实是很很不理解官方的。有一个地方呃,虽然这样说不太好,但是我觉得伽罗的角色塑造没有小心认真。

 

单看小心超人他的性格,经历,其实都已经是蛮丰富的,而且出场时间已经很长了,而且小心那种他的性格是很有特点的,不愿意说话埋藏在心里,但其实内心是很暖心,而且是很容易害羞的一个性格。

 

之前听有的前辈说过,伽罗在开头官方的设定里只是作为小心的武器出场,所以并没有太多的考虑过他以前的那个经历,包括在故国和灰心的那些日常官方也都没有走过,只有在最后第十季的时候那个他有提到伽罗小时候(。

 

伽罗。


作为阿德里的战神,作为他们的上将来讲,他最开始官方给出的信息就是他是个很强大的人,但是因为一些原因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自己的星球,然后被那个灰心的司令捡到了,出于自己要报恩的心理,然后为他服务。


但是如果是要说的话,伽罗是很放任自己那些控制的机器人去破坏的。

有的人就说军人的职责不是守护吗?但是军人的天职是服从,而且在阿德里的设定是军国,他们的最高的掌权是总统,也就证明了它的他们是从小走的军国主义那种的画风(.

他已经养成了一种对命令完全服从的这个性格,但他的内心也是很也是一个很挣扎的一个存在。虽然他真的看不惯司令的这种方法,但没有办法去改变。然后在阿德里星被毁灭之后,对于伽罗,他的生存意义其实都已经不存在了,因为他的一切都是属于阿德里的,他的能力骄傲荣誉,或许有的人会想着如何苟延残喘啊之类的什么其他的方法。


但对伽罗来说,就是觉得自己的生命已经是结束了,但是因为被灰心司令捡到。也就证明了那种,既然你拯救我的生命,那么无论你是出于什么原因,我都必须要对你报恩的这种心理。

 
然后再遇到小心超人之后吧,这个是真的很纠结了,你看就是嗯,还有一件事就突然说一下就是很多人觉得加罗是很帅,然后说,第十季跟前面的差距太大,但其实我是觉得伽罗在前几季就已经很很明显的透露出了一股那种很可爱的傻气,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吧,就是老男孩儿这种吧xxx没法形容x
 

嗯…就,尽管他在遇到小心超人之后,就像我跟夏哥之前有聊到,他的生命已经结束了,他那颗有着光芒的内心已经死掉了。在遇到小心超人之后,本来是想着彻底服从命令,像之前一样服从司令给出的侵略和破坏的命令。

他内心知道自己只能服从命令,但是真的是很难让自己走上这种彻底坏的那种路线,所以他心里最后还是两种执念在对抗。但是为了司令的命令,他必须再去找小心超人。

岩浆洞的那个地方,司令有提过→把小心超人引进森林的岩浆洞里,到时候他就必死无疑,而实际上在动画片里就能看出来吗,伽罗在听到就是他必死无疑的这种话之后已经看到已经是能想到那种“他要把我也杀掉”这个事实,但是并没有办法确认,只有在到最后炸弹引爆后伽罗陷入昏迷,那时候他才真正想清楚,啊他确实要把我也杀掉。


既然司令已经彻底放弃了自己,那么就证明在这个世上最后被人赋予的存活在这的意义已经被赋予意义的这个人给抹杀掉了,他现在本来就是为了这个司令,而司令要他死,他只能死。

但是小心超人却在最后把他救了,真的是救了。哦,这个是我再突然跳出来一下,小心超人,你看看小心超人就真的是个孩子,而且受了宅博士很大一部分影响,他对于自己认定的人是那种是很信任的。

就伽罗,他是作为一个侵略者的身份出现,但是小心超人对他的态度,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是官方设定吧,跟自带好感度一样(。看侠义双雄那边,伽罗无数次的对着小心一遍一遍出手,小心超人第一次是那个“趁人之危,也胜之不武”,第二次是在那个残骸下将伽罗救出,第三次是岩浆洞里他把伽罗拉起来,然后那一次是伽罗意识昏迷的时候,他放弃了自己先一步生存的机会,然后反而下去,先拉住伽罗的手把他扔到了安全的平面上,然后在下一次是他在用魔方来撑住那个大门,然后甩出伽罗,“你出去吧!” 


我真的不理解就是…我这样说不大好,但是小心超人对伽罗真的是飓风在意太强了,而且他们俩真的是刚认识甚至是还处在敌方,根本就没有理由对伽罗完全信任。我觉得可能因为是百事通老师曾经说过,他是阿德里的守护者,而且是他们俩产生了一种共鸣,没有人能够理解能够走进双方的内心。
小心超人曾经作为黑宝石的那段经历让他沉默寡言封闭内心,让自己竖起坚硬的外壳不允许别人进入,宅家能够温暖他却没法理解他。而伽罗是将外壳变得圆滑紧紧包裹住内心的脆弱,他是上将,但同样是一个普通人,只不过是被责任和使命禁锢着的存在,他选择放弃了内心却还在执拗地渴求几乎不可能的希望(。所以他们那种惺惺相惜那种的感情让小心能够对伽罗如此信任,

小心所需要的东西跟他自己拥有的东西是不一样的,他需要能够读懂他的人,但是他身边的亲人朋友尽管很关心他,但他当时那个状态是没有人能走进他的内心和他真正交流的(。然后再重新回到伽罗,小心超人拯救了他好几次之后,相当于在司令在抹消他的存在意义之后,小心超人再次给了他活下去的理由。
这相当于已经是第三次生命了…?


他的第一次生命属于阿德里,第二次的生命属于灰心司令,第三次的生命就是小心超人赋予的,然后第十季大概算是星星球再次给了活着的能量…也不能说是星星球吧还有阿德里长老evwgsfekwhskw啊先不说这个就是“阿德里星球骑士上将,编号tc9527,伽罗,愿听差遣”这句话,开宝的大概应该是都非常熟悉()伽罗在说出这句话之前,他是那种已经很绝望的心情吧了,就是小心超人醒来抱着自己的魔方残骸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说你走吧。

然后伽罗转身先是走了两步,很挣扎着走了两步,就真正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就出场了这么多集以来,他一共哭的也就只有这么一次吧…。他真的就是哭在那里了。就是。“我已经没有家了”,那种,可能因为我是过分的角色吹的原因吧,没有家了就是已经没有存活下去的意义了,他的星球已经毁灭了,司令也抛弃他了,就算活着也只是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而这个时候小心超人拿出了他的勋章,“这永远是你的荣耀”这种话。…哇,这个言情走向真是吸溜(你等等

“伽罗,你愿意留在星星球吗?”这种真的就像是那种给了绝望边缘的人一座是亮度非常高的灯塔的那种感觉吧,赋予了他重新生存的意义。

然后这也让伽罗对小心超人几乎是一种小心吹的态度(。但是前期并没有体现出来,伽罗只是成为了小心超人的武器,说是作为搭档但其实仅仅是武器(。

愿听差遣就是小心超人给他的命令,他会去做这种样子,就因为是我这边个人理解,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伽罗只是将自己的那个存在感压低,只有小心超人需要他的时候,他才会出现,其他事情他是不怎么管的,因为就在第三季那里星星球对他来说只是个侵略对象,他跟阿卡斯不同就是他在阿德里的时候有了战神的名号也是持续活在征战的日常里的,在被捡到灰心后他尽管是遗民但平时的任务还是在征战(。对于战神来说并没有改变,还是逃不脱战争的宿命,所以他对星星球并没有那种感情,只是针对小心超人而已。

感觉真是没能说出心里的万分之一的感觉,双雄之间的感情我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小心付出的比较多,可能也有我是小心吹的缘故,但就直接蹦到战神传说那边,对伽罗来说他的生命已经是足够了,早已认定的灰白结局在最后却终究闪耀了一把,燃烧自己用爆炸换取了星星球的和平,然后留下英雄的名讳。

但——他这样是对小心超人的一种…怎么说呢,我自带cp滤镜和小心亲妈粉滤镜,伽罗这样自爆无疑是一种对他搭档的不负责,但在当时的事态下他没有其他选择,用自己的最后的生命来换取和平其实是最妥当的方法,但他忘小心超人还只是个孩子,突兀失去重要的人真的是非常难以接受,更何况伽罗在他心中的地位就差不多是max【。】博士放在第一位,星星球第二位,但伽罗已经快要到和星星球平等地位了。然后十季前期伽罗回来之前的那三季里,小心明显是成长了很多就包括对其他人的态度啊性格啊什么的很多地方都显得成熟过头,而且他把自己对伽罗的思念彻底压在心底,难受也尽力自己一个人扛着而不暴露出来。

 

19集淋雨那次,宅家众人的反应明显小心并不是第一次这么淋雨回来,他们只是心疼但办不到开解,因为伽罗占据了小心心里太大的位置,而中间的这段时间里甚至感情更加发酵之类的那种感觉,让他就会更难受【。】

 

。不行双雄这边能提的点太多了我cp脑压不住我靠【】

 

小心真的是,对伽罗万般包容,能够接受他的一切,无论是什么样变化他都可以接受,我甚至觉得在8季时间线那边如果给小心一个伽罗的躯壳他都能沉溺虚幻【。】但也只是假装伽罗还活着的那种心情,他心里很清楚的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他的责任就是保护星星球,在这之上要保护好博士【。】伽罗对他再重要也没有办法压过。这就是守护者的宿命啊..!!!!所以他俩还是千万不要出事哪怕不谈恋爱只是作为搭档相互依存我就觉得很好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爱死他俩了

 

呜呜呜呜呜吹双雄的话请和我语音连麦吧打字怎样都说不清楚我觉得我现在还能再说好几千字都说不清楚他俩的好


伽小《恋爱病毒》

心瞳有多么可爱能懂了吗…!!!(你干嘛
神仙写文,对不起我还什么都没有画。跪下

是秦蛰不是秦不蛰。:

To 墨狐   @墨狐浅浅浅浅浅!


这篇文是我宿命给的梗,觉得带感就写了。
心瞳小心瞳小心瞳小。
全程ooc无脑秀恩爱慎入慎入慎入!!!
写这个是为了爽为了爽为了爽!!!
不喜欢请小窗我小窗我小窗我!!!


Written by 秦蛰


【1】
伽罗觉得,他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太弱了。


前段时间星星球内部爆发了一种新型“恋爱病毒”,被感染这种病毒芯片的人眼睛会变成桃心状,并疯狂的迷恋上被感染时与自己待在一起的人。


具体是怎样的迷恋呢?除了无时无刻亲亲抱抱恨不得能随时与那个人黏在一起以外,感染病毒的人们统一被点满了情话技能,因此星星球论坛上发帖许愿求感染的男女大有人在,但更多人被困扰着,直到宅博士接到国务院的消息,紧急通宵研究出了解除这种病毒的程序。


目前这种病毒理应已经完全消灭了,所以唯一能够解除病毒的博士去别的星球参加科技研讨会议,两三天之内没法回来。


所以……伽罗低头看了看坐在他腿上死死搂住他还把脑袋埋在他怀里的黑发少年,几秒之后,他沉痛的捂住了脸。
小心超人他、他到底是怎样感染上这种病毒的啊?


少年感觉到男人的目光,抬起头看看他,那双粉红色的桃心眼中,闪烁着的爱慕之情如同火焰,直白坦荡得能令情场高手都为之脸红。


伽罗也有想过把小心交给宅家的另外几个孩子来看管,但最终他放弃了这个想法,转而通知了宅博士,编造了“与博士一同去了科技研讨会”的谎言,带着小心租了一间房暂避风头。


不感染病毒的小心爱面子,感染病毒的小心对自己异常固执,况且那几个孩子的确也不太靠谱。想想平日里,光是为了打蟑螂他们就搞坏了多少家具。


小心超人蹭了蹭伽罗胸口。
伽罗大脑瞬间当机,他整个人僵在那儿。明明蓝色能量的体温偏冷,秋季也并不算热,他却觉得自己快被点着了。


不行伽罗你要坚持住你可是阿德里星的骑士上将星星球的守护者你一定能行的这段日子照顾小心超人的事情只能靠你了来深呼吸把小心超人从身上拿下来去喝点凉水或者去房顶吹吹风,不管怎样都好只有现在绝对不能被小心超人近身因为他对你的影响力太可怕了这么下去一准出事……


打好主意的伽罗伸出手,轻轻拍了拍赖在自己身上的搭档,试探性的叫出他的名字。


“小心?”
“嗯?”
“能先放开我吗?”


伽罗尽可能的放轻语气,手掌顺着小心超人的脊梁,像安抚情人那样哄着对方。虽然他单身三十年从未谈过恋爱。


他并不清楚病毒掌控下的小心能做出什么事情,只记得宅博士说“在病毒解除之前,一定要哄着对方。越是不让对方触碰自己越容易造成反作用。”


小心超人眨眨眼,有些委屈的松开手从伽罗身上下来,挪到沙发上,就那样眼巴巴的看着他。


伽罗心肝儿一颤。
小心超人这个样子……有点犯规。


他闭着眼睛咕嘟咕嘟灌下一整杯冰水,在桌前站了几分钟。转身回到仍然没有移开视线的少年身边,熟练的将扑过来的他接在怀里。


所以现在的姿势就变成了:伽罗坐在沙发上,小心超人坐在伽罗腿上,双腿缠着他的腰,脑袋搁在他肩上,心满意足。


当然了,心满意足的只有小心超人。伽罗知道这个动作太过暧昧却又不能阻止,紧张到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也是在这时,他听见了小心的声音,擦着他耳边响起。


“伽罗。如果能用一生换你停留,那么我将为此……毫不保留。”


小心抬起头看着伽罗的眼睛,他的眼里除了迷恋,还带着一种不由分说的执拗,每个字节都敲打着伽罗的心脏。


成为搭档之后第一次,他用力抱紧了小心超人。
“我只为你停留。”他说。


【2】
这是小心超人感染病毒的第二天,不出意外,此时宅博士的科技会议应该刚刚好进行到二分之一,最迟明早就回来了。


病毒被清除之后,宿主关于那段时间的记忆会完全消失。所以现在伽罗才敢剥开一粒糖递到小心嘴边。后者就着这个姿势张嘴含住那颗糖,咬住糖果时嘴唇碰到伽罗的手指,抬眸笑时露出虎牙,粉色桃心眸中的爱意随着时间愈发明显。


有种类似触电的感觉蔓延全身。


伽罗本以为经过一整天的刺激之后,再面对这样的小心超人时他已经能够做到很淡定。现在看来,之所以会有这种判断,完全是他对自己的定力盲目自信。


机械石不会漏电,所以……只能是他太过喜欢这个人了。


如果病毒消失,一切的一切都回归到应有的模样,他还会允许自己像现在这样 近乎放肆的去拥抱吗?


伽罗垂眸,眼神稍显黯淡。小心超人感觉到他的情绪,投来疑惑的目光时他又恰到好处的露出微笑。


他身上背负着的东西太多,已经没资格再去奢求所谓的感情。只要这个星球一直安稳如初,而他自己能够与小心超人像现在这样,以“挚友”或是“战友”的关系共存于此,就足够了。


伽罗的手指落上小心的肩膀,贴近他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去乔装一下,我带你去游乐场。”


没有记错的话,小心感染病毒之前看了一眼的方向,就是那个星星球新开的大型游乐场。他应该是想去的吧。


“好!最爱伽罗了!”


小心转头在伽罗脸上亲了一口。不知是不是错觉,伽罗觉得自己可能会被这个小心超人每时每刻都在表露的爱意融化,他轻咳一声,把小心放在床上,打开了衣柜,随便找了一件衣服,抖开。


还好花心超人和宅博士上个月抽空,给所有人都买了几套日常服装,要不还真不知道怎么……猫,猫耳连帽衫?谁的恶趣味?


伽罗看看手上的连帽衫,再看看一直盯着他的小心,最后把这件衣服和一条黑色长裤一同递给了他,转身去看自己的衣柜。


果然,他的衣柜里也有一件,和他的军服一样,以浅灰为底色镶有莹蓝条纹。


上个月好像是桃子姐姐的兽耳写真集正式发售日,这段时间各种有兽耳风格的衣服都卖的很火,博士会买这种衣服,倒也不是很奇怪,估计每个人都有一件吧……伽罗嘴角弯起的笑弧颇有些无奈。


换好衣服,戴上口罩。小心超人眨眨眼又朝伽罗的方向黏了过去,从背后死死搂住他的腰。


直到走在游乐场里,小心依旧抱着伽罗的胳膊不放,看起来就像一对特别黏糊的小情侣,在这种约会圣地倒也不算奇怪。


旋转木马、海盗船、鬼屋……三十几岁还没谈过恋爱的老男人伽罗,带着被病毒控制变成实力伽吹的小心,放飞自我的将所有的游戏挨个玩了一遍。
最后,他们人手一支甜筒踏上了摩天轮。


伽罗是知道那个传说的,相爱的人在摩天轮升到顶点时亲吻就能长长久久。
他不信那种东西,所谓的长长久久只是个美好的祝愿罢了,


“伽罗,闭眼。”


从身边传来的要求让伽罗下意识的遵从,身边传来布料摩擦窸窸窣窣的声音,是小心站了起来。


有什么东西落上伽罗的眼睑,软软的,稍微有些凉,他睁开眼,正对上小心超人的笑。


“我有没有说过,很喜欢你的眼睛?”


伽罗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那是一个吻。


【3】
小心超人感染病毒第三天上午,伽罗接到来自博士的消息,博士的会议结束,回星星球的飞船还有五个小时的路程。


“你一定要照顾好小心超人。”博士说。


按先前的几个病例的情况来看,恋爱病毒感染的时间越长,症状便会愈发严重。先前甚至爆出过因为病毒感染又得不到喜欢上的人,因此打伤对方的事件出现。


在小心睡醒前,伽罗已经做好了微笑面对一切,并把他的战友暂时当成小祖宗那样供着的准备。他站在床前深吸一口气,默念了一遍他要做的事。


今天一定要看好小心超人,必须顺着小心超人,小心超人指东就不往西,小心超人要星星绝不给月亮,等到宅博士回来一切就会回到正轨,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发生过什么。


做完这一切。伽罗俯身下去,轻轻推了推将自己裹在被子里,依旧在睡的少年。


“小心。该起来了。”


小心超人抬头看了伽罗一眼,上将眼前一花,刚才还在床上的人已经穿着睡衣蹦到他怀里。伽罗担心他会摔着,手忙脚乱的接稳,猝不及防的又被小心贴近去,在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早安,伽罗♡”


伽罗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小心超人表现出的爱意越浓烈,眼里那颗桃心的颜色就会更鲜艳一些。伽罗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揉了把怀里少年的脑袋便将人放下,把搁在旁边的衣服递给他,顺势抬手掀开碍事的刘海,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


“早安。我去楼下等你。”
“好。”小心笑的像个得到了糖的孩子。


出了房门,伽罗呼出一口气。小心超人比起他先前在宅家见过的那些患者乖巧了太多,是因为他性格安静还是……太容易满足?


他们是最了解彼此的人,在他离开的那些时间里,小心成长了许多,他却不知道小心究竟承担了些什么。


真是不合格啊,伽罗。
真的……好心疼啊。


丢下那些不该有的想法,将做好的早饭端来放在桌上。伽罗坐在餐桌前,这时小心也已经收拾整齐,坐在伽罗身边,灼热的、满是迷恋的视线落在他身上。


伽罗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视线,他转头对小心笑笑,本以为什么也不会发生,却看到少年迅速转过头,面上毫无反应,红透的耳根将他出卖了个彻底。


嘭的一声,伽罗的大脑炸出了一朵蘑菇云。筷子掉到桌底,他整个人趴到了桌上,几乎同时墨镜迅速落下遮住他眼底压根无法遮掩的情绪。


这也……太可爱了吧?


从桌子上爬起来,看了看时间。距离宅博士回来还有三个小时,刚好是以散步的速度从这座房子到达宅家的时间。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可以和博士同时到达。


“小心,我们回家去吧。”


一人戴上一个口罩,两个人近乎明目张胆的走在星星球人最少的街道上,这里靠近郊区,种着各种罕见的树木,空气清新。
一路上总有几个眼尖的行人注意到他们,每每反应过来时就看不见了。


应该是看错了吧,小心超人和伽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路人揉揉眼睛想。
树后藏着的小心一脸不明所以,伽罗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还好还好,反应及时没被路人当场抓包。


两人花了三个小时,在正门与宅博士碰面。其他四个超人都不在,应该是怪兽又有所行动了。


与博士对上眼神,伽罗点点头当机立断,他退后几步一手刀砍上小心超人后颈,接住瘫倒下来的少年送到博士的实验床上,看着他被浅蓝色的数据包围。


伽罗伸出手似乎想触碰一下小心,伸出的手到了一半又收了回来,最终化作他唇边复杂的笑弧。


等他醒来,一切就都恢复原样了。


——THE END

伽小《恋爱病毒》番外

^q^

是秦蛰不是秦不蛰。:

说是番外,大概也可以算是个脑洞,假如小心保留了被病毒控制之后的一切记忆。……哇哦。
躲伽罗也是为了自己爽。
其实我眼中的小心不会逃避任何事情。
前排 @璀璨星空爱伽小  @墨狐浅浅浅浅浅!


Written by 秦蛰


小心超人已经整整三天没和他说话了,几乎到了见他就跑的地步。


伽罗做梦也想不到他们之间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他询问过博士,宅博士对此也是一头雾水。


“除非病毒在感染小心超人的同时产生了变异,否则绝不可能保有记忆的。”博士这么告诉伽罗,除了这种情况,他一时半刻也研究不出什么合理的解释。


早知道会这样,他或许宁可忍着这三天可能会产生的,那些对小心的想念,也要把对方交给甜心超人看管。伽罗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摸经常搁在口袋里的烟,动作进行到一半才记起他早就为了小心将战争时期染上的瘾戒掉了,只得悻悻然收回手。


无名的烦躁就像一团火,随时要将伽罗灼烧殆尽。


伽罗你要冷静,现在不是你急躁的时候。你要想办法安抚小心,告诉他你并不介意那三天发生的一切,如果他需要的话你可以当这三天不存在。


这么想着,伽罗深吸一口气决定将一切摊开讲,步子刚迈出又突兀的顿住了。一个不可能的想法在他脑中浮起,尖叫不休,硬生生将他的大脑搅得一团糟。


如果…小心超人压根不喜欢自己呢?


这是非常有可能的,毕竟那三天里对方所表现出的一切都是因为他感染上了恋爱病毒。而且当一切不存在什么的,他其实根本就做不到,更做不到欺骗小心超人。
伽罗贴着天台的墙滑坐下来,战场之上所向披靡的上将第一次发现自己也有不擅长的事和远比预想之中更致命的软肋。


心脏一阵紧过一阵的痛几乎将他撕成两半,伽罗有些崩溃的用手臂遮住了自己的眼睛,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的无药可救。


完蛋了。伽罗。
你本就不该奢求的。


他忽的又将手臂缓缓放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径直飞向宅家的方向,那双比阿德里的天空还要澄澈的蓝色眼眸染着孤注一掷的决绝,些许希冀闪烁其中。


都到这个地步了,索性便拦住小心超人,一次性将所有的话说清楚吧。


此刻,小心超人的心情也相当复杂。


之前的三天,他仿佛单独坐在电影院里,从头至尾观看了一场漫长的电影,电影唯二的主角是他和伽罗。电影中他对伽罗做的一切都让他面红耳赤,更让他感到复杂的是伽罗的反应——没有拒绝。


那是一种怎样的情绪,略略的酸涩感夹杂着更加浓烈的甜,一点一点逐渐充斥着小心的心脏。
他知道这是什么,却无法承认。


小心超人可以面对一切包括两年前伽罗的死去,但他向来不擅长应对感情。


当漫长的电影终于散场,睁开眼睛看到伽罗的那一刻,除了那种名叫喜欢情绪之外他只感到前所未有的慌乱,一反常态的躲了对方整整三天。


迷茫像层戳不破的雾气,将小心完全笼罩,让他看不清前方的光芒。


伽罗他会怎样看待自己?小心不太敢往细里想,此时此刻,他正坐在博士的实验室里。


宅博士太清楚小心是什么样的性格,更清楚他突然来找自己是因为什么,他放下手上的工具,揉了揉少年的头,像个父亲一样,温声问道:“小心超人,你有没有想过,也许这种情绪就是喜欢?”


“如果喜欢,就该去说清楚呀。逃避可不是你的作风。”


小心露出的表情和博士预想中的一样,他坐在椅子上,微微有些发愣,眼神逐渐由迷茫变得清明起来。他站起来,认真的对博士鞠了一躬。


“我明白了。”


半小时后,在不同的时间分别下定决心的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坐在一起,互相小心翼翼的谁也不看谁,小心抱着彩色魔方,伽罗则抱着本新出的杂志,谁也没有在其他人在场时将想说的话说出口。


气氛一时有些凝固,好在有并不知情的开心等人活跃气氛,除了知情者外一时倒也没有其他人看出什么不对来。


直到甜心超人端着好几盘菜出现。


一时气氛彻底冻结,所有人脸上都蔓延着惊恐的情绪,小心超人下意识的扣着身边伽罗的手腕瞬移冲向外面,等他反应过来时人已经和伽罗在某个屋顶上面对面。
莹蓝与赤红色的两双眸子里,清晰的映着对方的影子。


“那个……”二人同时开口。
“你先说。”又是同时。


伽罗深吸一口气,双手搭上小心的肩膀用力将他拉进自己怀里,贴近他的耳畔。


“愿听差遣。一世相伴,至死不渝。”


小心超人僵了僵。他能听到自己已经不受控制的心跳声。噗通、噗通,一点点靠近直到和环抱自己的人心率同步。


他闭上眼,用力抱紧了这个人。


“好。” 他说。


——The End

只有草稿,画完了(。

咳咳咳虽然不是车但p1还是挡一下吧